您当前拜访的位置:众乐小说网站 > 古代小说 > 大唐佳人记

大唐佳人记

来源:未知 主角:东方明月 分类:古代小说

陆啸天和杨玉环是《大唐佳人记》的主角。有一天,有个叫火狐狸的怪人,叫陆啸天穿越时空去十八年前救一个叫杨玉环的女人。等等。杨玉环不是大唐的贵妃娘娘吗?你只是个狐妖,又不是神仙,我干嘛相信你。...

微信阅读

《大唐佳人记》小说简介

第1章 盟主后裔

残月无光,整座华山死气沉沉。山谷中暗影憧憧,风萧狼嗥,怪僻凄厉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 蓦地,一阵细缓地哭声悠悠荡起,声调凄切悲凉,随风远播,倍增除去。顺声寻去,但睹林边一座孤坟旁,跪伏着一位少女,红衫罩住温和之躯,玉手掩颜,酸心悲涕。

  坟前雄伟的石碑上书“武林盟主陆天良之墓”,朱字映残月,更显孤寂;红衫女悲声渐低,纤柔的身子终于经不住痛苦的破坏,昏厥于地。少时,一条较健壮的身影慌忙跑近她,一阵急促地呼唤,抱起她,跌跌撞撞地隐逝于沉沉的夜色中。

东方欲晓,松林中鸟儿争鸣,鼠雀穿梭,晨雾萦绕。

一青年身着白衫,身如逛蛇,绕行奔腾林木枝叶间,捕捉欢跳飞走地小松鼠,捉到便放,然后复捉。身法怪僻,醒目有余。只睹他年方二十出头,脸庞丰润白皙,唇红齿洁,剑眉横生,眸似深潭,开合间,闪烁着两途众情的目光,身材健硕,意气风发。

他正捉松鼠起兴,一位衣着古怪生了一头金红头发的怪人飞身入林,落足青年目下的大树上笑途:“陆啸天,擒拿手练得不错,跟我去救一个人吧!”

  白衫青年看了看他,飘身落地途:“你是谁?认错人了吧!我名叫拾儿。”

红发怪人落足他目下途:“我名叫火狐狸,关于你的出身我以后再告诉你,现正正在有一位小姑娘有难,你先帮我去救她。”

陆啸天途:“你看上去武功比我还要好,为什么不自己去救人呢!反要来找我?”

火狐狸途:“你小子问题还真众,由于你与那位姑娘有缘,必须亲身去救她,跟我走。”猛地进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。陆啸天顿觉目下一片白茫茫,紧接下落足正正在熙熙嚷嚷人流似水的大街上。他不禁大吃一惊,甩开火狐狸的手臂,途:“怎样会这样,你是人还是鬼?”

  火狐狸笑了笑,途:“我不是人也不是鬼,是一只狐狸精,你小子害怕了?”

陆啸天退却了一步,直盯着他途:“妖怪!哼!我才不怕你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第2章 倩女月兰

白衣姑娘食罢,刚要叫小二结账,忽闻,噔噔噔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下而上,紧接着,三条莽汉阔步闯入厅中,手里各拎一把鬼头大刀,杀气逼人。

店小二忙笑脸迎上途:“三位爷里边请……”

“去你奶奶的,别挡大爷做事。”为首一个较高的汉子,挥臂将他摔到一边骂了一句。

店小二连声呼痛,慌忙起身躲开。

厅中所坐之人同时看向三莽汉。三汉环顾正正在座众人。

“就是她偷了我一千两金子。”一个较胖的汉子指着白衣姑娘厉声途。

三人持刀呼啦一会儿将白衣姑娘围住。

为首的汉子喝途:“大胆贼婆娘,胆敢偷我‘渭南三虎’的东西 ,真是活的不耐烦了,迅速交出来,不然大爷教你血溅当场。”

白衣姑娘莫名其妙,以为不是冲她说的,转头看了看并无旁人,起身抱拳途:“三位仁兄一定是认错人了,小女子白月兰虽非名门之后,但家父正正在当今武林也小知名气,绝非鸡鸣狗盗之辈,还望三位仁兄明查。”

  “查个屁。”胖汉粗野的途:“穿白裙子用长剑,就是你没错,快把金子叫出来。”

白月兰睹三汉云云无理,不禁心中大怒,腾地站起,杏目圆睁,冷冷地途:“看来三位是蓄意找茬了,本姑娘可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 “嘿嘿嘿……”为首的汉子讥嘲一声,阴森沉地途:“蓄意找茬又怎样,今日大爷耍定你了,不想死正正在这里就乖乖的跟大爷走一趟。”

白月兰怒不可遏,伸手抓起桌上的长剑,冷哼一声,“好大的口气,本姑娘生来还没怕过谁呢!”

为首的汉子一撇嘴,途了声:“拿下”三人相继出刀劈向她面门与双肋。

第3章 月下之狼

程万佐心中欢喜,笑唇难合,连忙途:“姑娘请!”

  白月兰不再自谦,曲身入座,起首提起酒壶,玉臂轻摇,为他斟酒一杯,途:“公子救命之恩,好像再制,月兰无胜感激,借花献佛,敬酒三杯,以表心意,还望公子笑饮。”

  程万佐朗声一笑,途:“好极,妙也!姑娘斟酒莫说三杯,三百杯正正在下也会笑饮不拒。” 持杯饮尽。

白月兰正愁无法摆脱他,,闻他此言有了主意,嫣然含笑途:“公子果真豪爽,既有云云海量,月兰岂有只敬三杯之理。” 说到此,转身唤途:“小二,拿三坛酒来。”

  程万佐笑途:“姑娘难途要与正正在下捧坛对饮,享此良宵?”

  白月兰摇首一笑,途:“非也,月兰可无云云海量,这三坛是敬公子的。” 这时店伙计相继搬上三大坛酒。

  白月兰接途:“公子——请!”

  程万佐心里明白她是蓄意整治他,可他已夸下海口,不想丧失面子,只好认了。仰首一阵大笑,途:“好啊,真是景象,佳人相伴饮美酒,今朝不醉惘为人。正正在下饮了便是。”语毕,屈指弹去坛封,右掌轻轻正正在桌上一拍,酒坛悠然而起,他单掌托起坛底,仰首张口,倾斜酒坛,酒如流泉,流入他的口中,直流入腹,姿态俊逸自然。

白月兰看正正在眼里,好生钦佩,心里暗途:“此人武功高深,又相貌堂堂,倒也惹人垂怜,只可惜心狠手辣,恐非正途之辈,实正正在惋惜……”

已而间,程万佐已将一坛酒饮尽,气不虚喘,面不改色,十分洒脱地托起第二坛,照饮不误。

白月兰睹他饮酒如水,心中又佩服又有些不忍,睹他连饮三坛,刚要劝他去苏歇,突闻门外有人喝途:“程万佐你这淫贼,让大爷好找,还不快出来领死。”

  程万佐闻颜色变,腾地起身向外看了一眼,转头途:“白姑娘你快躲起来,别让他们以为你我友好,这些人毫无人性的,快走。”

白月兰起身途:“你喝了那么众酒,大敌当前,我岂能一走了之,我……”

第4章 上官明珠

  “你这傻子,流血也不止住,想死了不成?”红影闪过,一位红衣姑娘飘身落足进前,屈身看了一下他的伤势,连忙为他接骨包扎。

陆啸天看着突如其来的仙颜娇娘,愣了已而,途:“姑娘是哪位?我怎样……”

“我是姐姐,你是弟弟,闲话少说,老实坐着。” 红衣姑娘眉目飘了一下接途:“想要这条胳膊,就听我的。”

陆啸天望着素昧平生的她,心中好生纳闷:“这姑娘性子怪怪地,不避男女之嫌,为我接扎断臂,不知是哪家闰中之秀,这般令人含糊,她……的姿态好美,难途是天上仙子……想到此,终于支持不住,昏昏噩噩地失去了知觉。

晓风痴痴,催人梦醒,几点相思,遗落昨宵,朱帘飘处桃花影,青丝动,香飘荡。晨曦一抹映笑颜。影影绰绰,似真似梦……

  “你终于醒了,这一宵好睡,害地人家真个不快。” 红衣姑娘现身床前柔声途。

陆啸天看着她途:“我——睡了众久?”

红衣姑娘途:“一夜吧!”

  陆啸天心中感激的途:“那你一夜未眠?”

“笑话!你正正在这睡着,我怎能放心的下。”红衣姑娘淡淡地一笑途。

“那——我——”陆啸天仰首望着她,不禁面红耳赤,不知说甚为好。

  “咯咯咯……” 红衣姑娘掩唇一笑途:“我叫上官明珠,你呢?”

  “正正在下陆啸天,能否给我一点水?”

  上官明珠又是咯咯一笑,途:“好的,稍等。”转身离别。

第5章 一睹如仇

  陆啸天睹她云云执著,也不好再众说,幽幽地吐了口气,途:“姐姐执意要赶我走,我余下要说的就是谢谢姐姐的救命之恩,今生若有机会报答姐姐,小弟赴汤蹈火正正在所不辞。”

上官明珠以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他,途: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 陆啸天望着他幽怨的眼神,稍呆了一下,途:“有,只是小弟不敢直言。”

上官明珠面色微喜,幽深地黑眸中充足了渴望,看着他途:“怕什么,你倒说来听听。”

陆啸天途:“我还是想劝姐姐离开这里,希望……”

  “好了,你不要说了。”一抹清愁抹杀了她双眸中的渴望,凄苦地一笑途:“我不想听这些,你去吧!”

  陆啸天睹她神志一会儿淡漠下来,也不好再众言,途了句“姐姐好睡,小弟告辞了。”转身离别。上官明珠目送他消失正正在门外,两行热泪涌下双颊,颤动着伏正正在桌上。

陆啸天回到居舍无心入眠,孤坐桌旁,单独惋叹。

夜很深了,柔风欲吹无力,月明星稀。

  上官明珠轻移莲足走出房门,一双盈盈泪眼,呆望着陆啸天的房门,许久她才移眸望月,喃喃地途:“难途今生真个无缘,老天为何要云云戏弄于我……”说到此玉手掩唇跑回房中……

  清晨,陆啸天正伏正正在桌上小睡,被一阵沉闷幽婉的箫声惊醒,他稍待清醒,起身信步出门,起首到溪边洗了个脸,听着箫声走入餐舍。他一进门,箫声立止。

  上官明珠置金箫于桌边,满面欢颜地途:“你这懒鬼,若不是我吹箫唤你,还不曾起来,快坐下品一品,我的技术怎样!”

陆啸天闻言,方睹舍中满满一桌炒菜,足有二十余种,清香扑鼻。不禁惊途:“这么众菜得做众久?家中又不曾有菜,姐姐真是贫窭了。”

猜你喜好

  • 都市情绪
辉煌集团1147_在线娱乐场赌博注册_永信在线app下载 金沙线上赌上网站_葡京娱乐场网页游戏_360bet网络游戏 亚投娱乐官方网站_2018最新电玩城_云顶4008app 现金买球下注网站_亚博博彩英超赞助商_新濠天地娱乐app 博猫游戏怎么注册_h5蓝月贪玩手游官网_银河娱乐场网页游戏 官方在线十大平台_365bet体育备用_大宝lg娱乐官网游戏 真钱牛牛平台牛_亚博手机app下载_betway体育下载 腾龙娱乐官方网站_真钱葡京APP官网_亚美体育app下载